关于红枫的名言

八月,一个丰收的季节;八月,一个凉爽的季节;八月一个多彩的季节。我爱秋天,但我更爱秋天的枫叶!

我在老家的后山,有一片树林。树林中有各种各样的树,但我更爱的还是枫树,因为我爱枫叶!

每到秋天,我都会回老家一次。回答老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望望后山的枫树,当然还有我最爱的枫叶。

当我站在后山,望那一片片火红的枫叶时,我都会忍不住吟起那首《山行》——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多么美的意境啊!站在山的高处,放眼望去,一片火红,这是大自然的颜色,家乡的颜色。难得回一次老家,最想念的就是它了……这里的每一片枫叶都是美丽的。

当我路过后山时,我都会在后山停一停、望一望那一片片红枫。又是,我还会在树下看一些散文,细细品味书独特的韵味,享受只属于枫叶的香味。离开山时,我还会随手捡起落在地面的红枫,带走这一份属于家乡的味道,让属也充满泥土的芳香和枫叶的热情。有时,我也会模仿一下大诗人杜牧,去山中散散步,走累了,靠在树旁稍作休息,放眼望去,都是满山如火的枫叶。

当我离开老家的时候,我也会再去望望满山火红的枫叶,享受与枫叶在一起的独特时光,让这一美好的景象印在脑海中。当想家的时候,脑海中就会浮现出这些画面,是美丽的,自然地,有时美好的。有时也会拿出当时捡的,夹在书中的枫叶,看到它时,就像看到家乡的一切,以及枫叶生命的纯洁与活力!

我爱我的家乡,爱家乡的大山,我更爱家乡的枫叶!

我爱枫叶,也爱秋天,因为是秋天的枫叶带给了我火一般的热情与活力!

我爱后山的枫叶!

清冷的黄昏,大雁排成了“人”字形,正向南飞去,时不时几声哀鸣传来,充满了整个广袤的天幕,显得几分孤寂与苍凉。

如血的残阳染红了半边天,好像天空被一种腥红所笼罩。村头旁边的红枫林,每一片枫叶都穿上了火红的舞衣,站在她们自己的舞台上肆意地舞动。

小河静静地流淌,河水清澈得可以看见河底的小鱼虾。河沿边的女孩一身素衣,静静地坐着,一言不语。原本一头乌黑青亮的发丝,被她轻松束成马尾辫。而如今,发丝缓缓散落,像一朵盛开的睡莲。

“羽衣!”远处的女孩向她招手。

“是蝶衣?”羽衣的嘴角不禁上翘,站起来也向蝶衣挥了挥手。

远处的蝶衣不禁也看呆了,脚步也渐渐停下。有着甜蜜笑容的羽衣,此刻就像个可爱的小天使,身后圣洁的羽翼在摇摆。

这样的蝶衣,让羽衣不禁想起了她们的第一次相遇:

那同样是在一个黄昏,蝶衣带着友好的笑容,向她伸出手说:“你好!我叫蝶衣,你叫什么?”羽衣带着陌生的口气说:“羽衣”。蝶衣却高兴地拍了拍手:“羽衣、蝶衣,都有一个‘衣’字,说不定我们是俩姐妹呢!”羽衣冰封的心在蝶衣的活泼下慢慢融化了。就是这个眉宇中颇带几分灵气的女孩成了羽衣唯一的好朋友。

“蝶衣,今天我会离开村子,出去打工”。羽衣斩钉截铁地说完,便转过身去,似乎是不忍看见蝶衣伤心的表情。

蝶衣呆了。手中本想给羽衣的惊喜——一篮满满的千纸鹤“嗒”的一声,掉落在地,五颜六色的,像是铺上了一层五彩的布,煞是好看。

蝶衣清澈的眼眸中已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水雾,颤抖着说:“羽……衣,你,你说的……不……是真的吧?”

瞬间,被羽衣划在一边那长长的刘海“呼”地一声落下来,挡住了羽衣的右眼,左眼则是散发出神秘而幽然的气息。

羽衣似乎又恢复到了以前的她,那个冰冷得令人无法接近的羽衣。

突然,蝶衣发疯般地狂笑: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。笑着笑着,她如珍珠般晶莹的泪珠像开了闸门的水一样夺眶而出。她蹲在地上,嘤嘤地哭着。此刻的她,无助得像一头受惊的小鹿。

羽衣转过身来,看到了蝶衣身后的千纸鹤,惊了,呆了!

那是整整一千只千纸鹤呀!蝶衣,她真的记得她说过的每一句话。

那次——

“蝶衣,如果你有一天折满了一千只千纸鹤,那么就代表我们的友谊会地久天长。”

“羽衣,你就等着拿千纸鹤吧。”

一千只千纸鹤换来的不是友谊地久天长,却是痛心的离别。这——未免也太荒唐了吧。想着、想着,一丝苦笑爬上蝶衣的嘴角。她站起来,狠狠地擦去泪水,却留有两行浅浅的泪痕。

羽衣的瞳仁中涌起几分不忍,见她起来,不忍便立刻被冰冷所掩盖,只留下一道修长的背影……

蝶衣撕心裂肺地喊:“羽衣,羽衣!”那道背影只是震了震,脚未停、头未回,幽幽地丢下一句:“相逢在下年红枫落叶时。”

她走了,终究是走了。()

羽衣这一走便是一年,杳无音信。蝶衣每天都坐在石墩上。经过枫林的行人都会看见有个女孩在向村口望着,盼着……

同样在一个金色的黄昏,枫林中枫叶红得能滴出血来。羽衣悄悄地绕到她的身后,故意咳了几下嗓子,说:“你伟大兼可爱的羽衣回来了。”趁着蝶衣转头的时候,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,对她神秘地眨了眨眼睛。

蝶衣惊呆了,不知道用什么情绪来表示自己的激动,居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。羽衣俏皮地说:“哟,我们的蝶衣什么时候变成爱哭鬼啦!”

此话一出,蝶衣立刻停止了哭泣,笑着去追赶羽衣。

一浅紫,一素白,两道身影在红枫林里穿梭、嬉戏……

她们相遇、离别、重逢,都在残阳如血的夕幕,都在圈圈光晕的落日,都在幕云缭绕的斜阳。

她们欢乐地重逢在那个红叶似火的枫林。

红枫与夕阳,美得令人窒息!

精彩内容 每天更新

欢迎分享